曾恺玹和李宗瑞_裸阴女下体艺术图

曾恺玹和李宗瑞_裸阴女下体艺术图

2017-06-28 09:41 作者:小编
闾丘露薇

3月2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开幕前一天,凤凰卫视的节目主持人、记者闾丘露薇抵达北京,准备录制最新一期凤凰视频《全民相对论》。

20点40分,闾丘回到了化妆间。独家专访是事先预约好的,记者走进化妆间的时候,闾丘边微笑着和记者打招呼,边将椅子上的包和衣服挪开,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不好意思,等我一下啊,我要看一下电话,明天政协开幕,一大堆人等着我安排采访呢。”她笑着说。自然地说着话,就好像是早已认识的朋友。“哇,13个电话啊。再等我一下啊,这个一定要现在就回的。”闾丘说。挨着闾丘坐下,看见她的眼睛红红的,听工作人员说,闾丘前一天还在日本采访,当天上午飞回北京,从下午两点开始录制节目,直到晚上8点30分结束,一会儿还要去布置两会的采访事宜。

见闾丘打完电话,记者说:“你给人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是老了吧。”她笑着说。“不是,是气质不一样了,现在的你让人感觉很温暖,和你在一起聊天很舒服。”闾丘听着,笑得眯起了眼睛。

1 两会

“今年香港民众最关心的问题是奶粉”

新文化:你眼中的两会是什么?

闾丘露薇:两会是中国政治制度当中必须要有的,要了解中国、报道中国,都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存在。

新文化:香港媒体人和民众对两会的关注多吗,主要关注哪些方面?

闾丘露薇:香港记者每年两会的时候都会来报道,而且报道力度不小。香港媒体关注更多的是人事变动,而且开两会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平时接触不到的很多官员,都能在两会上接触到,可以对那些所关注的事情提出问题。香港民众关注的话题大都是跟香港有关的,比如今年香港民众最关心的问题应该是奶粉。

新文化:新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你会去吗?

闾丘露薇:我参加总理的记者招待会已经10多年了,每年都去。只有新记者才会觉得穿个红衣服举手就可能会有“意外”发生,其实这是没有意外的。虽然现在有直播,但我还是要去,因为在现场,会有很多电视上看不到的东西。

2 刘翔

六次参会请假五次“不能完全怪刘翔”

新文化:这几年两会,你采访过刘翔吗?

闾丘露薇:关注过,拍过他。其实刘翔是香港媒体先拍到的,我记得有一年他从人民大会堂的南门出来,还是我们几家香港媒体独家拍到了他的镜头。去年还是今年,我还写过专栏,说刘翔是一个被大家最为关注的明星委员。

新文化:刘翔六次参会请假五次,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闾丘露薇:我觉得这个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刘翔,这是人家给他的荣誉,他能不要吗?而他又确实有比赛,这就有了冲突。我觉得他在可行的情况下,一定不敢不来开会,而不来开会一定是身不由己。所以我会觉得,在选择刘翔当政协委员的时候,就有点不太恰当。把所有的责任和批评都放在被选上的政协委员身上,我觉得他们也挺无辜的。我记得有一个运动员推辞了政协委员,我觉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这个层面,也是没办法推辞的。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的团队应该在这一方面(提案、建议)多帮帮他。

3 柴静

“我不是针对某个人”

新文化:认识柴静吗?

闾丘露薇:(坚决,不假思索)不认识。我想想,我认识她身边的几个朋友。

新文化:如何看待柴静这个人?

闾丘露薇:我没见过,怎么知道她这个人怎么样。

新文化:看过她的节目吗?

闾丘露薇:看过一点。

新文化:前段时间你连续发了两篇博客,很多网友认为你是针对柴静。

闾丘露薇:你觉得我是在说柴静?我发这篇文章是觉得,如果大家要谈论记者,把柴静作为电视记者的标杆,我觉得是有问题的。如果把她当成一个节目主持人来探讨来说的话,我没有任何评论。我觉得主持人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比如我是主持人,那我讲话肯定要有偏向性,不像做记者那么严谨。我觉得这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我只是觉得可能记者有记者的行业标杆和规范,主持人有做主持人的规范,我只是想理清这样的一个规范而已。比方说我,我自己既要做主持人,又要做记者,现在还要做评论员,还要写专栏,你们做文字的就知道,你写一篇报纸上的报道和写一篇评论,那完全是不一样的。报道是没有你个人的想法的,只是阐述事实。论述性的一定要有观点。做电视也是一样的。

新文化:你的那篇博客发出之后,引起了很大关注。

闾丘露薇:我觉得这个蛮好的,我家里人都说,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去谈电视记者?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平时讲新闻,做什么没人理我。很多人可能以为是个人恩怨,但我觉得他们要这么想,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觉得是就是好了。但是至少会有很多人,学界的业界的,大家会去思考,新闻是怎么做的,做新闻人要去做什么。就是说只能说我看到的东西,我没看到的东西我要承认。我觉得有很多的讨论关注到这些东西,虽然大家的看法不一样,但有讨论就好了。

新文化:博客发出来之后,你们共同的朋友有没有跟你取得联系,谈论这个问题?

闾丘露薇:没有,我没有跟任何人再去谈论这个事情,到此为止,我要讲的东西,都在我写的两篇文章中,都在里面讲清楚了,没什么好再讲的了。我觉得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某个个体,那对方也没必要跑来问我“是不是说我的?”

新文化:白岩松熟悉吗?

闾丘露薇:见过两次。

新文化:有记者在两会问起这个事情,白岩松说对这个事情不评论。

闾丘露薇:媒体人不评论媒体人,这是规矩。有些媒体太无聊啦,我觉得网友说来说去,大家都能接受,但是媒体还在那里煽风点火吵来吵去,何必呢?

4 家庭

“说到女儿,觉得对不起她”

新文化:您这么忙,一年能和女儿在一起多长时间?

闾丘露薇:这个没算过,但是很少。你一说到女儿,我就觉得挺对不起她,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但是只要可以,我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找时间和她在一起。

新文化:现在很多职业女性都面临这样一个选择,就是工作和孩子之间的问题。

闾丘露薇:工作和要孩子应该没有冲突吧,如果真的有,我觉得要孩子更重要。

新文化:那如果要了孩子却没有时间陪,岂不会很遗憾?

闾丘露薇:这就看你自己觉得哪个重要了,人生就是要面临选择。不仅做我们这一行,很多行业的女性都忙,我身边就有很多人比我还忙,比如说做投行的那些人,她们更忙,更痛苦,但是人家的孩子也生了好几个。

新文化:现在很多大龄女性出现了结婚难的现象,她们有着不错的工作,较高的收入,但是却很难找到意中人。

闾丘露薇:我做过一期节目,当时的研究者就总结说,现在是A女和C男难结婚。因为女性总是想往高了走,想要找更好的,而你本身就已经是最高层次的了,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这是全世界一个共性的问题,除非A女降低自己的择偶标准,也许,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侧记

女记者眼中的“闾丘”

认识闾丘露薇是在2000年,凤凰卫视有一位不漂亮、皮肤黑黑的娇小女生,语速极快,言语犀利。2001年,美国攻打阿富汗,闾丘是全球首位进入阿富汗腹地喀布尔采访的华人女记者,那个时候就想,这位女生哪来那么大的勇气。那以后,凡是和她相关的事情,都会留意。《全民相对论》是凤凰网今年两会期间的栏目之一,主持人就是闾丘露薇,2日在节目的录制现场,记者见到了这位“战地玫瑰”,第一眼看到她,最大的感觉是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一刻的闾丘给记者的感觉,就是:“温润”。

男记者眼中的“闾丘”

在电视上见到闾丘是什么时候早已记不清了,但在2004年,因为吉林市一个新闻事件,却见识到了她和内地记者的不同之处。那是一个火灾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都在警戒线外关注着起火的大楼。这时一个很瘦、穿着大衣的女记者在车里下来,在现场简单了解情况之后,就以火苗和浓烟为背景,面对摄像机镜头说了起来,语速很快。后来,才知道她就是闾丘露薇。之后一段时间对凤凰卫视关注的不多,只是通过她在微博上的言论能够感觉到,随着年龄的增加,曾经那个犀利的闾丘似乎柔和了起来。直到今年1月,闾丘发博客讲电视新闻记者,让我感觉到,其实那种犀利,只是被她隐藏了起来。在北京,近距离观察闾丘做节目,近距离采访,发现了她柔和的一面,但是在偶尔的言辞和眼神中,那份犀利依然存在,她说自己在采访时“还是原来的风格”,一下子明白了:她还是她。

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袁静伟 王威

闾丘露薇1969年出生于上海,四岁时父母离异,与奶奶一起生活。1995年,闾丘露薇与丈夫一起移民香港。1997年6月,加盟凤凰卫视。

2001年美军攻打阿富汗,她是全球首位进入阿富汗喀布尔采访的华人女记者,获得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当面称赞“你很了不起,我佩服你。”2002年又两度前往阿富汗,成为唯一一位三进阿富汗的华人女记者。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军轰炸巴格达时,她是在巴格达市区进行现场报道的唯一华人女记者。2003年5月底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俄罗斯访问时,亲自向她表示慰问,并赠言“事业要追求,安全要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