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兽狂后云舞共多少章_36d发乃网

驱兽狂后云舞共多少章_36d发乃网

2017-06-28 10:13 作者:小编

他救

新一届国家举重集训队日前集结,但不见周俊。湖北重竞技中心相关负责人说,其实已收到了国家队对周俊的“调令”,不过因为今年是全运会年,就把周俊留在武汉进行冬训。

自救

周俊的一些反应却完全出乎成都商报记者的意料她面带微笑,却难掩内心深处的伤。毕竟,那不是一次单纯的比赛失利。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来说,在经历了奥运会“零分事件”和一度陷入舆论压力漩涡,或许她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稀释。还好,她一直在努力!

周俊现在的状况不错,训练水平已基本恢复到她的最高水平。

一周前,武汉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又到一年冬训时。

在湖北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举重馆里,一面印有“今天你进步了吗?你的对手正在做什么”的红色横幅标语十分醒目。横幅下面,周俊正扛着杠铃做下蹲动作,做到最后一组时,似乎是没劲了,她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周俊赶紧深吸了一口气,把嘴唇咬得更紧,坚持完成了教练的所有安排。

谁也没想到,在半年前的伦敦奥运会上,举重女将周俊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之一:三次抓举试举均告失败,“零”成绩使她陷入舆论的漩涡中。这次“丢丑”的经历,让这位年仅17岁的湖北姑娘承受了本不该由她来承受的巨大压力。

很长一段时间,想要采访周俊的媒体很多,她却不愿开口。半年过去,围绕周俊的重重疑问仍没有解开,而她从这次事件中走出来了吗?

“让心豁达起来,不要惋惜”

周俊去年才17岁,湖北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贾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周俊原本是为2020年奥运会和2021年全运会计划准备的,最早也是2017天津全运会,“这个孩子天生力量大,是个练举重的好料。”

自伦敦奥运会后,周俊无论怎么练都找不着感觉,以前轻轻松松就能举起的重量,现在压得她毫无还手之力。为了让周俊尽快摆脱伦敦奥运会失利的阴影,湖北举重队女队教练徐芳常找周俊谈心,最初是每天一次,随着周俊情绪的逐渐好转,次数也减少到了现在的每周一次。“现在的情况好多了,周俊的训练已经快恢复到之前的最高水平。”

在举重馆里,成都商报记者见到近半年时间没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周俊。当时周俊正扛着上百公斤的杠铃练习下蹲,十次一组,要连做五组,她认真地和这些数字较量着。“从奥运会回来后,周俊也有正面的变化,训练更加自觉了,目标也变得明确。不像以前,训练似乎就是为了应付教练。”徐芳说。

其实,周俊也在努力改变,她一直在坚持看励志类书籍。看到好的内容,她还会将其记录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大气的人,从不为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惋惜;大气的人生,像北极星一样璀璨永恒。让心豁达起来,不要惋惜。”

伦敦之战 她“选择性失忆”

她真的放下了吗?在和周俊的交谈中,成都商报记者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当我们的话题刚刚一触及伦敦奥运会那一幕,周俊就已经说不下去了,几次欲言又止,眼眶也红了。

在周俊的宿舍里,除了两个印着伦敦奥运会标识的行李箱和几件印有五星红旗的国家队队服外,再没有其他伦敦奥运会的元素。好不容易去一趟伦敦,参加一次奥运会,周俊连伦敦奥运会的吉祥物都没有买。“没得心情。”周俊解释说。

由于在伦敦奥运会上,周俊意外“降”到B组,没有相关视频转播,很多人都没看到周俊的那场比赛。当时究竟是什么情况?原以为可以从周俊这里找到一个准确的答案,然而,周俊几乎将其浓缩为一句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追问,周俊的眼里竟然是一片迷茫,“想不起来了,真记不清了。”周俊就像患了选择性失忆,那段在旁人看来应该是毕生难忘的经历,在她这里却成了“空白”。

提一次奥运会,她哭一次

“如果当时以92公斤开把,结果或许不会是这样。”这算是周俊对2012年伦敦奥运会最深刻,也是惟一的记忆。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参加奥运会,我不怕。但让我上台就举95公斤,又是突然的决定,我心里一下子就没了底。要是92公斤开把,我成功完成了第一次试举,心里有了底气,之后的情况肯定会好一些。”周俊说她还记得,走上举重台前教练跟她说的一句话,“95公斤开把,举得起来举不起来就这样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众所周知周俊挺举三次试举全部失利,周俊只得放弃接下来的挺举比赛,提前离开了奥运会的赛场。“零”成绩,周俊创造了中国举重队征战奥运会以来的史上最差战绩!据当时在现场的《湖北日报》记者的描述,赛后面对媒体,周俊几次停下了脚步,最终还是一言未发离开了混合采访区。

周俊的湖北队主管教练徐芳当时并没有同行,他在赛后等来了周俊的电话,“她(周俊)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不停地说对不起。因为我平时对她们要求挺严的,这些孩子都有点儿怕我,周俊当时肯定以为我会责怪她。可这事不能说全是她的错,我必须得安慰她,鼓励她。”

回国后,周俊几乎谢绝了采访,很少有人了解她那段时间是怎么过的。徐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最难熬的是比赛结束后的那段日子,根本不能跟她提伦敦奥运会上的事儿。一说就哭,一说就哭。她都哭成那样,还能说什么呢。”

一种拯救

家乡给荣誉

国家队给机会

中国举重队为什么会派周俊参赛,至今仍没有一个正式的官方说法。“我们也十分意外。”在宜昌体育运动学校举重馆内,该校举重教练赵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周俊是宜昌市首位参加伦敦奥运会的举重运动员。周俊曾在宜昌市体校练了一年多,是赵杰在秭归县一次田径运动会上选过来的。

宜昌市体育局并没有因为周俊在伦敦奥运会上“丢丑”而选择放弃或是不理不问。9月6日,湖北省宜昌市政府对宜昌籍奥运选手进行奖励,周俊了获得“奥运会参赛贡献奖”、“宜昌青年五四奖章”以及1万元奖励。这件事随后在社会上引起一阵争议,甚至有人质问“零分选手凭什么获奖。”宜昌市体育局官员邹红霞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首次对此做出了明确回应,“我们考虑的是,周俊还年轻,她现在需要的是大家对她的鼓励和关怀,而且她是从我们宜昌走出去,走到了竞技运动的巅峰奥运赛场上,虽然最终没有取得成绩,但同样是值得表扬的。”

事实上,除了宜昌市体育局的奖励外,湖北省体育局也奖励了周俊和她的教练各3万元奖金,奖励名目为出线奖。此外,赞助中国举重队的一家公司还奖励了周俊一辆价值近10万元的汽车。

徐芳也向记者透露道,“国家队关于周俊的调令其实也来了,国家队并没有放弃周俊。只是我们经过多方面考虑,觉得周俊今年在湖北冬训比较好,所以正在向国家队提出申请。”

根据湖北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的2013年训练比赛计划,周俊被归为“辽宁全运会奖牌冲击者”,将在两个月后参加辽宁全运会女子预选赛。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周俊参加的级别将为58公斤级,而不再是伦敦奥运会时那个“状况百出”的53公斤级。

一丝幸运

买了房又有了车

父母在老家小有名气

周俊的家,在秭归县郭家坝镇庙垭村。当中国奥运代表团名单公布后,湖北电视台体育频道记者曾赶去她家采访,到了那儿才发现,只有两轮摩托车才能把他们送到周俊家。说起奖励的那辆汽车,周俊倒是答得爽快,“我还没到考驾照的年龄,这辆车主要是给家人用,我爸现在正在考驾照。”周俊还告诉记者,去年家里在秭归县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现在就爷爷奶奶住在那里,“有辆车,出行就更方便了。”

周俊说,这些奖励和领导、教练以及身边亲友的关怀,的确让她释怀不少。而周俊的父亲周立平也坦言,自从女儿参加伦敦奥运会后,他和周俊母亲在秭归老家也成了小有名气的人物。

不过说起周俊的奖金和那辆汽车,周立平突然又变得格外谨慎,他反复问记者,“是周俊跟你说的吗?我不知道那些奖金发放下来没有。”

打工赚钱,依旧是周立平夫妇现在的主要生活,为了挣多一点钱,他们离开秭归到宜昌当阳的一家醋厂打工,“工资不高,每个人一个月能赚1000多,每个月能休息两天。”周立平说,“前年秭归农村老家的房子遭遇山体滑坡受损,家里人商量后一咬牙在秭归县城里买了个小套二。我们也要多努力赚钱,争取以后能换套面积稍大一些的房子。”交谈中,周立平完全没有把换房的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他对女儿只有一个愿望,“她的腰总是疼,希望她的腰伤能够尽快好起来。”

伦敦奥运会后,周俊只在老家宜昌秭归待了几天就回武汉训练了。虽然在家的时间很短,但周俊的父亲周立平也深深感觉到女儿的情绪不对,“一大家人聚着聊天时,她都不说话,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还担心我们担心,在我和她妈妈面前有时就强颜欢笑,我们完全感觉出来,可还得装着没事儿,反正就多给她做好吃的,多鼓励她。闺女这样,心疼啊!”